对于薄琳的这句话,薄少琛淡漠地动了动嘴角。

    当然——

    他很快给出了自己的评价:“二叔觊觎薄氏这么多年,你回来之后虽然没有明确和他说什么,但做的事情都在表明跟我站在一边,他对你自然是防着的,在他眼里你是干扰他拿下薄氏的阻碍,还是很不好对付的哪一种,所以他看见你不会怎么喜欢。”

    薄琳靠在沙发上,眉眼带着几分笑意,漫不经心地道:“说得好像他很喜欢你一样。”

    他随口接话:“我也是阻碍,他一样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女人笑了,总结道:“所以我们才能这么和平地相处。”

    薄少琛对上她的视线:“嗯,姑姑是长辈,我尊敬您,在薄氏所有权这件事情上您支持我,我也一直心存感激。”

    后者挑眉:“怎么突然说这些客套话?”

    男人薄唇张合落下四个字:“肺腑之言。”

    薄琳摇头,笑了笑。

    她自然分辨的厨薄少琛的话是真是假,也暖心于他的细心表达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,塞纳名邸。

    薄少琛回去的时候,小薄沁已经提前睡着了。

    叶菁菁陪着他吃了晚餐。

    她看出男人似乎有些疲惫,关切地问道:“公司最近的事情是有些棘手吗?你看起来很累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还好。”他笑着落下两个字。

    女人又问:“需要加班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薄少琛起了身,走到叶菁菁身边,她顺势起了身,男人拉着她的手出了餐厅,不紧不慢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今天姑姑去公司了,二叔做过一些不怎么光明的事情,这些事情一旦公之于众,会直接影响他的声誉,甚至更糟。”

    叶菁菁点了头。

    她大概知道薄少琛在思虑什么了。

    男人紧跟着道:“明天我打算去见他,谈判。”

    叶菁菁“嗯”了一声:“二叔是聪明人,得失他自己也会有评判,你不用想的太多,总是看他自己怎么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太太说的对。”

    她笑了下,看着他道:“早点休息吧?”

    薄少琛点了头,大掌穿过女人腋下将她打横抱起,低头在她脸颊亲吻了一下之后,抱着她朝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薄少琛没有去公司,而是把车开到了薄家别墅。

    他到的时候,薄芷萱和薄少珩都已经不在家了。

    刚好,有些事情他知道薄震并不想让他们知道。

    客厅的沙发上,两个人相对而坐,薄震似乎有些隐隐预感,知道薄少琛这次过来不是简单地看望他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平时也极少来看他。

    薄少琛看着薄震先开口了,算是关心:“二叔,最近身体还好么?”

    后者笑了:“还好,倒也没到需要卧床休息的年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男人这三个字落下之后,薄震看着他问道:“少琛今天过来,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他沉稳的声音响起:“嗯,很重要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薄震眉梢微动,声音上挑:“哦?”

    薄少琛对上他的视线:“这段时间二叔应该很清楚我和姑姑在忙些什么,今天过来,是要告诉您一个结果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