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着威严肃穆的警嚓局,顾逸晨从一进来都一直皱着眉。

    要是可以,他希望自己永远都不要再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很快,庄可儿就被带了过来,带着手铐,安静的坐在他对面。

    “你还来这里做什么,是不是庄潇潇又想看我受折磨了?”

    对于顾逸晨,她眼里再也没有往日的爱恋。

    甚至,她的眼睛里已经没有了神采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顾逸晨冷漠的说了句,十指交叉,将手放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只是觉得你应该去死了。”

    庄可儿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,顾逸晨怎么可能就这么简单的放过自己。

    在她感到惊讶的时候,顾逸晨站了起来,居高临下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给你的最后机会,现在,你可以死了。”

    在这里,想要死,却不是那么容易的。

    庄可儿早就有了死亡的念头,可是自己一直被看着,没有机会下手。

    趁着她还在发呆,顾逸晨走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果然就传来了庄可儿自杀的消息。

    庄潇潇听到这个消息,表情都没有变过,一切都还是原来的样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庄小姐,现在我需要采访你一下,现在的你,是什么心情?”

    季佳俊那个二货手里正按着一根木棍,很二的将它当做话筒,开始采访起了庄潇潇。

    庄潇潇手里拿着捧花,安静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婚纱的裙摆散落在地上,洁白如雪的婚纱上,绣着朵朵碎花,仔细一看,花蕊竟然是闪闪发光的钻石。

    而新娘,精致的妆容将她的美貌完美的展现出来,那阿罗多姿的身材,也被勾勒出来了。

    顾逸晨一看到的就是安静的等着自己的庄潇潇,原本没有表情的脸,现在多了几分笑意。

    “潇潇,我来接你了,愿意吗?”他伸出手,单膝跪在地上,深情的说。

    庄潇潇也不矜持,立刻点头。

    “不行,新郎怎么能这么轻易就接走新娘,这时候不是应该为难一下吗?”

    看着她竟然这么快就答应了,季佳俊立刻就不乐意了,上前将人拦住。

    所有的好心情都被破坏了,顾逸晨黑着一张脸看向他。

    随后又对江然使了个颜色,让他将这个二货带走。

    现在的庄潇潇和以往不同,现在她还没有凸显出来的肚子里还有两个小宝贝,怎么能经受住折腾?

    江然笑着将季佳俊拉到自己身边去,在他耳边小声说:“你想我们的婚礼遭到为难?”

    季佳俊很认真的想了想,顿时就打了个寒颤,他仿佛已经看见了邪恶的顾逸晨拦着江然,不让他来找自己了。

    他立刻将人抱住,小声警告:“到时候你可不能上了他的当。”

    江然揉了揉他的脑袋,看着顾逸晨将人抱起来,笑着走到外面去。

    这是一场世纪婚礼,当然婚礼的现场也是极为震撼的。

    不计其数的玫瑰花,带着阵阵芳香,将婚礼的现场染成了粉红色。

    还有许多五颜六色的气球,将一场户外婚礼打扮的很美,也很梦幻。

    庄潇潇挽着顾逸晨的胳膊,跟着他走到了神父面前。

    还是那样的话,无论生老病死,永远对对方忠诚。

    亲吻之后,顾逸晨在她耳边说:“我一辈子都是你的女奴,我的女王。”

    庄潇潇低头勾唇一笑,随即又得意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年,眨眼间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天的顾家特别的热闹,说话的声音都快要将房顶掀了。

    “顾园园,你要是敢乱动,我就打你了信不信?”

    一个脆嫩的声音想起,很快,就听到了另一个相似的声音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哇……我要妈妈。”

    顾团子没想到自己竟然将妹妹惹哭了,自己也跟着眼睛红了,瘪着嘴,像是立刻就能哭出来。

    对于这一幕,庄潇潇现在已经很淡定了。

    庄熠跟在她身后,一脸嫌弃的看着这两个小屁孩。

    自己当时多么听话,一点都不像这两个小孩子一样,这么爱哭。

    顾园园看到自己的哥哥过来了,立刻就上前去将人抱住,什么眼泪鼻涕的,全部都擦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“哥哥,团子欺负人。”顾园园带着哭腔,委屈的看着庄熠。

    这两个几乎长得一样的小孩子,就是当年的龙凤胎。

    谁没想到之前在肚子里那么安静,一出来,竟然能这般闹腾。

    顾逸晨听到声音,皱眉从楼上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已经是董事长的顾逸晨,比起之前,气势又增加了几分。

    被他那双严厉的眼睛扫过之后,很难有人不胆战心惊的。

    可是在碰到顾园园的时候,硬汉也能化成绕指柔。

    见自己的宝贝哭了起来,他心疼的将人抱起来,温柔的帮她擦眼泪。

    “谁欺负我们的宝贝了,爸爸帮你打他好不好?”

    在说话的时候,还瞪了一眼顾团子。

    被他这么一瞪,顾团子也哭了起来,对着庄潇潇伸出手,要抱抱。

    庄潇潇很识趣的退到一边去,让顾父出来解决。

    见自家老妈靠不住,顾团子只好去了爷爷那里,可怜兮兮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顾父就心软了,立刻将他抱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这一屋子人都乱套了,庄潇潇很是无语,又看了眼安静的庄熠,果然还是自己的大儿子贴心。

    顾夫人收拾好的东西出来,见这些人还没有收拾,顿时就生气了。

    两个小孩也注意到奶奶生气了,赶紧从大人身上下来,也不哭了,开始整理自己的东西了。

    顾夫人走到顾父面前,给了他一个白眼。

    “你还当自己是小孩子啊?”

    顾父立刻摇头,也开始收拾东西去了。

    顾家墓园——

    顾逸晨将东西摆在墓碑面前,而庄潇潇则是静静的看着照片里面笑着的男人。

    庄熠乖巧的帮着自家老爸做事,就连两个平时很闹腾的小孩子,现在也不闹了。

    “薄渊,今年我带着孩子们过来了。”庄潇潇看着墓碑说。

    随后又将庄熠拉到面前来,“你去给你干爹上柱香,和他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庄熠听话的点头,对着墓碑弯腰行礼,很是恭敬。

    “干爹,我们现在过的很好,你可以放心的,我是男子汉了,会好好保护妈妈的。”

    对于这个叔叔,庄熠还是有些了解的,也知道自己这双眼睛是他给的。

    庄潇潇看着墓碑,在心里面说了句:“顾薄渊,我们现在生活得很好。”

    微风徐来,像是对他们最好的回应。

    后来,大家都安静了,红着眼睛看向墓碑。

    他死了,可是这辈子,都不会有人将他忘记。

    曾经顾薄渊的目标就是让大家能看到他,现在,他做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