薄颜离开以后,薄瓷在房间里无所事事,所以她跟着指导员在部队里观赏。

    望着头顶的战斗机,她颇为感兴趣的问:“薄颜就在其中的一架飞机上吗?”

    指导员道:“嗯,中校是领队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薄瓷突然兴奋的看着天上,笑呵呵道:“这是我第一次见薄颜开飞机,也是第一次知道他是空军,以前都没有了解过,他也不会主动告诉我,他这个人冷漠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薄中校只是不善言辞。”指导员望着薄瓷发光的眼睛,问:“姑娘和中校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他啊?关系挺多的。”

    薄小叔,哥哥,男朋友。

    “刚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你说刚刚我亲他?”

    指导员没想到她直接问出来,他又听见她说:“我喜欢和薄小叔玩这样的游戏。”

    都姓薄,指导员也猜的出一些苗头。

    指导员好奇问:“都姓薄,你们是叔侄?”

    叔侄可以玩那样的游戏吗?这在指导员从小接受的教育里,简直不可置信!

    “嗯,我是他家领养的小姑娘,所以跟着他姓,我和他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。”

    指导员恍然大悟,还不知自己被骗了,对薄瓷和薄颜之间的事还挺好奇。

    无论他问什么,薄瓷都会答。

    问到最后反而让他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在部队里溜达了一圈,薄瓷最后累了回到房间里休息,径直的躺到床上睡过去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的时候,指导员过来敲门,她被吵醒爬起来穿好鞋打开门看见他,四周又望了望失望问:“薄颜还没有回来啊?”

    “中校回来了,现在在食堂等你过去吃饭,部队里所有的战友都等着姑娘。”

    薄瓷问:“为什么等我?”

    “毕竟姑娘是客人,等等你一起。”

    薄瓷觉得特别不好意思,连忙拿着自己的外套跟着指导员去食堂,刚进门她就看见薄颜坐在正中的餐桌前,视线落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她连忙笑着过去坐在薄颜的身边,问道:“你训练任务结束怎么没有找我?”

    薄颜解释道:“有事。”

    薄瓷哦了一声突然很失落,她感觉自己和这个男人很有距离感,他太冷清。

    甚至比起父亲,他更胜一筹!

    他可以几个月不同你联系,见面也不会急切的想和你亲热,他给人的感觉很淡。

    淡到不在乎你。

    薄瓷想到这的时候,觉得有些好笑甚至笑出声,她的笑声是很动听的。

    等到他们开饭后,她这才起身看了眼薄颜,最后对指导员说:“我出去打个电话,你们先吃。”

    薄瓷这一出去就没有再回来,薄颜心存疑惑但也没有出去,想着她饿了自己就会进来。

    但也没想到,薄瓷这一出去直接不见人影,薄颜找了许久都不见人,最后还是守着门卫的小士兵说:“薄姑娘在这里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打电话跑到门卫室这来?

    薄颜进门看见薄瓷还举着话筒笑着道:“那温言哥我先挂了,过两天见。”

    薄瓷见他进来,立马和谈温言挂了电话,起身到薄颜身边解释说:“刚刚打到手机没电了,我过来借门卫室的电话用一下。”

    薄颜冷着脸转身就走,走了两步又顿住步伐,淡淡吩咐道:“薄瓷,跟上来。”

    薄瓷哦了一声连忙跟上去,等到附近都没有其他士兵的时候,她才伸手抱着他的手臂,将自己脑袋靠上去问:“哥哥,吃饱了吗?”

    “薄瓷,这里是部队。”他抽出自己的手臂提醒,随即负着手往房间里去。

    薄瓷看了眼他的背影,呵,还傲娇!

    刚打开门进去,薄瓷就抱着他的腰踮起脚亲吻他,薄颜背部靠着墙伸手将她拉扯下来!

    薄瓷被拉扯下来,她愣了愣,脸上充满疑惑问:“薄小叔,你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薄瓷,你就这么饥渴?”

    薄颜的情绪很差,她从开始到现在都是随着自己的想法,从不考虑他。

    不会考虑他是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她就像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,可是何深又说过她偏偏什么都不懂,既然她懂,难道她不知道他想要的是什么吗?

    薄颜在她身上没有得到该有的安全感!

    可能是她曾经做的事让他害怕。

    所以对她一直都有防备。

    薄瓷也不傻,薄颜的这句话含着怒火,她仔细的想了想,也觉得自己的确不矜持。

    薄颜是个和自己父亲相同却又不同的人,他从小没有家庭温暖,一个人孤僻的长大。

    他冷清自重,可能不太喜欢这样的她。

    不太喜欢这样的她,但是又答应和她在一起成为她的男朋友,薄瓷转念一想就明白,他的确算的上喜欢她,但是按照他的性子。

    他可能在顾虑。

    自重的薄颜,顾虑她的真心。

    他在怀疑,她对他的感情。

    薄瓷想到他见过段振庭,而且她还在他面前表现出自己对他的无所谓。

    所以他可能也在担心。

    担心她以后也会这样对待他。

    聪明的薄瓷很快就明了,她看了眼冷着脸的薄颜,手心拉着他的手掌,轻声道:“薄小叔,我亲热你是因为喜欢你,也因为你是我的男朋友,还有……薄小叔,我如今虽然只有十八岁,但是我也分得清爱与不爱,我曾经和段振庭并不存在爱情,但薄小叔你是不同的。”

    薄颜神情缓和道:“薄瓷,你终归还小。”

    “薄小叔,我这不是饥渴,我是因为喜欢你啊,等我20岁的时候我妈就把我嫁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薄瓷,早点睡吧。”他移开话题道。

    “薄颜,你这样的态度会失去我的。”

    见她一副认真的模样,薄颜心底觉得好笑,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,说:“早点睡。”

    薄瓷明白他的心情,她也在尽力的解释。

    晚上的时候薄颜回到自己的房间,刚洗澡上了床外面就响起敲门声,他过去打开门看见薄瓷一副可怜的模样站在他的房门前。

    他无奈,垂着脑袋问:“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哥哥,我想抱着你睡。”

    薄颜算是遇上克星了,他伸手将小小的她抱起来,抱在怀里手掌贴住她的脑袋,进去放在床上叮嘱说:“盖好被子,我给你倒杯温水。”

    薄瓷拒绝道:“我不要喝水,哥哥。”

    “外面凉,喝点热水暖身。”

    薄颜还是挺细心的啊。

    他将水杯端过来坐在床边,薄瓷就着他的手喝着,等抬头的时候她看见他灼目的光芒。

    她脸红了红,道:“哥哥,你知道我在想什么,我也知道你在顾虑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顾虑什么?”薄颜淡淡问。

    薄瓷道:“哥哥,我从不会给人什么承诺,但是你不一样,我爱你喜欢你珍惜你渴望你,以后也想要做你的妻子,你答应吗?”

    薄颜心底一颤:“薄瓷……”

    “哥哥,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薄颜眸心沉沉,忽的伸手小心翼翼的将她抱入怀里,道:“你是个孩子,我能答应你吗?”

    “哥哥,我成年了。”

    薄颜颤抖着手解开她身上的衣服,随即又收住道:“我不能答应你,再等两年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薄瓷特别不解问:“两年后我也只会是你的人,你为什么不提前行使这个权利?薄小叔,你看过A片吗?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她总是能惹他生气。

    顿了顿,他压着声音问:“薄瓷,你看过多少男人的?”

    “是顾卿何给我看的片。”

    她看着脸色阴沉的薄颜,立马出卖顾卿何!

    薄颜无奈,实在拿她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他知道,她今晚是消停不了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刚上床,她就滚了一圈将自己塞进他的怀里,伸手摸着他的胸膛。

    这孩子,对男人的身体很好奇。

    他其实也对她好奇。

    薄瓷摸了摸他的胸膛觉得不够,见他没怎么反抗,又拉着他的手摸着她的胸口。

    她发育还算好,至少有B。

    薄颜手指尖一颤立即收回来,刚想呵斥一句薄瓷就将手伸向下面,用力的划过他的炙热!

    这不要脸的孩子!

    他连忙无措的坐起身子,薄瓷低低的笑了笑,起身快速的脱了自己的衣服,只留了一套白色精致的内衣,立马攀上他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哥哥,别拒绝我。”薄瓷将手掌深入他的裤子

    薄颜身体颤抖,二十七年从未被别人碰过的地方,在她的手下颤抖不已,仅仅被她这么一碰,他就感觉到达快感顶端。

    他承认,他特别想要她。

    薄颜伸手紧紧的抱住薄瓷的身体,将小小的身子压在自己身下,手掌覆盖上她的胸口,唇瓣低头吻住她。

    一吻落,他抬头盯着她的眼睛说:“薄瓷,今夜过后你即使想逃以后都逃不了了,你愿意吗?”

    薄瓷喘息,点头道:“压根都没想过逃字。”

    “薄瓷,这是你自愿的,我没有逼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,哥哥,是我自愿的。”

    “薄瓷,你这个小妖精!”

    薄颜低头狠狠的咬住她的锁骨,一路向下,凭借着男人的本能,摸索着她的身体。

    他是首次,但又碰上首次的薄瓷,他们两人都紧张了,到最后第一次进入的时候都花了一个多小时,薄瓷被他进入里面疼的厉害。

    她哭喊出来,他连忙低头吻住她的额头,低身道:“宝宝,我在这里,你别害怕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,痛,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别怕,宝宝。”

    他情之所起,喊她宝宝。

    其实见她这样,他心底也痛。

    “哥哥,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,宝宝。”

    一夜缠绵,不知疲惫,薄瓷最后双腿使不上力的时候才消停,而薄颜也克制自己。

    刚刚她痛,他也憋坏了。

    他伸手擦了擦她的脸颊,随即抱着她去浴室洗澡,她小小的身子窝在他怀里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薄颜洗着她的身体,见她一脸享受,忍不住出声问:“现在怎么样?还痛吗?”

    “我舍不得离开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要在部队住几个月再回去。”

    薄颜道:“太爷会催你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。”薄瓷伸手摸向他的屁股向自己靠了靠,说:“刚刚你愉悦吗?满足吗?”

    他愉悦,但不满足。

    但也不会再为难她。

    薄颜轻轻的嗯了一声,关上浴霸用毛巾擦拭着她的身体,薄瓷笑了笑说:“刚刚还痛,但是你给我洗过澡之后,我又想要哥哥了。”

    “薄瓷,别闹了,该睡了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,喊我宝宝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薄颜敷衍的嗯了一声,薄瓷不依不饶,他终究无奈的将她放在床上,道:“宝宝,早点睡。”

    这话他说了一晚上了。

    但薄瓷白天睡够了现在精神抖擞,她摸着他的脸颊玩的不亦乐乎,也阻止他睡觉。

    薄颜无奈,没阻止她。

    反正他明天休假,有的是时间陪她在床上玩,只要她能受得了,别求饶。

    “哥哥,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薄瓷突然冒出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薄颜默了默,说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爱我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如若不爱,怎么会等她长大?

    如若不爱,怎么会渴望她爱他?

    “宝宝,对于军人来说忠诚是最重要的,这辈子我对我的信仰忠诚,也会对你忠诚。”

    薄瓷明了,恍然大悟道:“我会对薄小叔忠诚,一辈子都忠诚,不过薄小叔要一直对我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,早点睡。”他又说。

    “那你喊我宝宝,说晚安。”

    “宝宝,晚安。”

    有求必应。

    这是疼媳妇儿的方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