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场地震将小杨村毁的不成样子,小杨村不富裕,很多房子都很老旧,如小芳家的房子,就是土石结构。

    即便是一些人家稍微好一点,是砖瓦结构,但实际上也是粗制滥造,房子修建的并不怎么牢固,在地震之下,比小芳家这些好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陈锋还记得当初地震过后小杨村的样子,房屋毁坏的七七八八,倒是都是残垣断壁,整个小杨村几乎成了废墟。

    可如今的小杨村却已经是大变样了。

    村子里是一排排的房子,错落有致,都是一溜的砖房,虽然只是普通的平房,少有二层的建筑,但比起地震之前来,可是好了太多了。

    一排排的白房子很干净,看着就有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这都是地震之后重新规划建造的。”聂平解释道:“那一场地震村民们的房子毁的七七八八,已经没办法住了。后来政府牵头,靠着政府拨款,各方面的援助资金,给村民们盖了这些房子。原本的小杨村法子都是随意建的,但政府考虑到用水用电的方便,以及建造成本,改成了这样一排排的。建的时候都是平房,后来一些人家经济条件好一点的,在上面加盖了一层,也就有了一些二层楼房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陈锋点头。

    这些房子都是一排过去,两栋房子之间并没有完全隔开,而是公用一堵墙,并排过去,这样算下来,就节省了不少建筑成本。

    原本村民们的房子都是零散的,一些人家用水都得走不少路,到公用的水井取水。

    如今这样规划了,一排房子只需要挖两口井,然后装上一个抽水机,十几户人家都够用了,很方便。

    另外就是用电,规划之后电线也整洁了,比以前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一场地震毁了小杨村,也给了小杨村新生。”陈锋感叹,“可惜,那些死去的人再也回不来,也看不到如今的小杨村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聂平点头,又道:“当初新修小杨村,我们基金会也资助了一笔资金,建了一个小学。虽然简单点,但至少中学一下的小孩子不需要每天长途跋涉去上学,在村里就可以了。其实人也不多,一个老师就行了。即教语文也教数学,工资是我们基金会支付,等会儿看到老师,陈总您肯定会大吃一惊。”

    “谁呀?”陈锋好奇,看向小薇,聂平在那儿卖关子肯定不会说,但既然是基金会支付工资,小薇肯定知道。

    小薇微笑不语,只道:“等会儿看到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陈锋笑笑,也不再追问,反正等会儿就看到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小杨村的村民们已经围了上来,一些老人拉着陈锋的手,一口一个恩人的叫,让陈锋很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恩人,如果没有你,我们小杨村也不会有现在。”

    “还说什么现在,当初地震的时候,如果不是陈总帮忙救你出来,你那时候就被埋土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......”

    尽管村子里改善了不少,但村民们依然淳朴,和以前没有多少差别,还是只能看到老人和孩子,基本上看不到青壮年。

    青壮年都外出务工去了。

    “叔叔,叔叔。”

    一个小女孩激动的冲着陈锋扑了过来,不过七八岁的样子,扎着羊角辫,脸上红扑扑的,像是红苹果。

    “小芳。”陈锋一眼认了出来,笑着张开双臂,一把抱起小芳,“嗯,小芳又长高了。”

    “都过了这么久了,小芳当然长高了。我还以为叔叔你会回来了,我想叔叔。”小芳抱住陈锋的脖子,头亲昵的靠在他的肩膀上,泪水溢了出来,打湿了陈锋的肩膀,呜呜的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陈锋一阵愧疚,当初答应了小芳会回来看她,但却过了这么久才回来,也难怪人家会难过。

    “小芳不哭,叔叔这不是来了么。”陈锋拍拍小芳,“叔叔给你带了好吃的,还有漂亮衣服。”

    听到好吃的和漂亮衣服,剩下的一群孩子眼睛发亮,齐齐叫道:“叔叔,我们也要,我们也要......”

    “好好,都有,都有。”陈锋哈哈大笑,给聂平使了个眼色,聂平会意,带着小芳和一群小孩子到车里拿东西。陈锋难得来一次,自然不可能空手来,给村里的孩子老人都带了些礼物。

    一群小孩子欢天喜地跟着聂平拿好吃的去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陈锋才看到随着一群小孩子过来的还有一个人,不由得吃惊:“小雯,你怎么在这里?”说完,陈锋一下反应过来,“你该不会就是这里的老师吧?”

    小雯嘻嘻一笑,道:“可不就是我吗。”

    陈锋也笑了:“难怪看到了杨勇和聂平,唯独没看到你,我问起他们直说你不在,没想到到这儿来当老师了。”

    小雯道:“我很喜欢这些小孩子,后来我们基金会在这里建了学校,但少一个老师,我就自告奋勇来了。”

    小雯说的轻松,但陈锋知道这很不容易。

    当初小雯第一次来小杨村的时候,光坐车一路颠簸就受不了,十分典型的娇娇女,让一直留在小杨村这么个地方,当一个小学老师,对她来说真的很不容易,一般人很难做到这一点。

    “小薇。”陈锋看向小薇。

    小薇知道他要说什么,小声道:“放心吧,小雯虽然现在当老师,但还是我们基金会的人,我可不会亏待下属。小雯的薪水我是按照总经理秘书的职务发的,比聂平、杨勇他们都高。不过听说小雯的薪水一部分寄回了家里,一部分都给孩子们买了学习用品之类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小薇看了聂平一眼,道:“听杨勇说聂平在只求小雯,原本我还不信,但现在信了,要不他怎么老往小扬村跑。”

    “小雯是个好姑娘。”陈锋笑道。

    一些经历一些事可以改变一个人的一生,如果没有那场地震,小雯可能还是待在城市里的娇娇女,聂平也许还是那个胆小怕事的小青年。如果没有那场地震,他们的人生可能完全不一样。